• 當前位置:首頁 > 媒體關注 > 其他媒體

    【楚天都市報】三千民間衛士守護碧水清波

    圖為文昌植在月湖巡湖并作記錄 楚天都市報記者李輝攝

    圖為運建立(左二)與環保志愿者在一起

    圖為張鋼蘭講述金銀潭的變化 楚天都市報記者李輝攝

    圖為葉明在新洲倒水河巡河

    圖為孔慶平(左二)帶著殘疾志愿者清理河道垃圾

    全面推行河長制湖長制,是黨中央作出的生態文明建設重大戰略部署,是事關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體制改革和制度創新。而民間河湖長,則是官方河湖長的重要補充力量。

    作為千湖之省,湖北有著獨特而寶貴的水資源,我省還在全國率先實現河湖長制全覆蓋,比國家部署提前一年。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5月底,全省已明確省市縣鄉村5級河湖長38427名,另有民間河湖長2982名。

    在守護碧水青山的過程中,民間河湖長是如何工作的,又起了到什么樣的作用?近日,楚天都市報記者分頭行動,見證了多位民間河湖長的日常。

    武漢月湖民間湖長 文昌植

    9年步行6600多公里巡湖路 告訴釣魚者“我不拿一分錢”

    今年5月中旬的一天下午,66歲的文昌植正在月湖旁巡湖,接到反映有人在湖邊準備下地鉤釣魚,他立馬趕到現場勸解。

    一開始,釣魚者并不配合,還反問文昌植:“你憑什么多管閑事?你一個月拿多少工資?”文昌植蹲在其身邊,細語輕聲地和他講起了故事。“我在2010年擔任月湖的民間湖長之前,也跟你一樣,經常在這里釣魚。但后來我了解到,釣魚對湖泊生態破壞很大,所以就收起了漁網和魚竿。”文昌植頓了頓,接著說,“我志愿保護月湖,不拿一分錢。你應該就住在月湖附近,你愿意看到好不容易治理好的月湖,又被破壞和污染嗎?”聽到這里,垂釣者收起工具,默默離開了。

    文昌植曾是漢正街上的生意人,晚年把業余時間都投入在了環保、公益等活動上。他也是武漢最早一批民間湖長,有記錄的巡湖就有1660多次,步行6660多公里。

    2013年4月,文昌植在巡湖時接到市民反映,月湖迎波觀魚景點處臭味難聞。文昌植立即趕到現場,發現有一個一尺多寬的排污口在向月湖流著污水。他迅速向月湖的官方湖長反映,漢陽區水務局趕到采取截污措施,從此再也沒有出現污水入湖了。

    文昌植為月湖寫下了一本厚厚的日志,記錄月湖9年來的變化。他還組織了十個護湖小分隊,不定期在月湖宣傳生態文明建設與環境保護,打撈浮萍、圍剿福壽螺。時間一久,越來越多的人認識了文昌植,遇到有人破壞月湖環境,總是第一時間向他報告。今年6月5日,文昌植獲得了武漢市環保大使稱號。

    楚天都市報記者潘錫珩 實習生周俊婕

    漢江襄陽段民間河長 運建立

    襄陽“環保奶奶”守望漢江20年 讓一公司買800萬元治污設施

    “守望漢江這條路,我走了快20年。”75歲的襄陽綠色漢江環保協會創立者、漢江襄陽段民間河長運建立說。

    2000年春,運建立聽說漢江的一條小支流滾河水質很差,她實地調研,滾河水的污染嚴重程度給了她當頭一棒。“我沒想到還有這么臟的水流入漢江,這樣下去,我們如何對得起子孫?”

    從那時起,運建立便下決心從事環保事業,保護漢江。兩年后,她發起成立了襄陽綠色漢江環保協會,這是湖北省首家民間環保組織,她因此享有“湖北民間環保第一人”的美譽。

    有一次,“綠色漢江”接市民舉報,一家半導體公司正在向漢江排污。運建立和志愿者一起找到了排污口,檢測發現該廠排放的廢水嚴重超標。隨后,他們一邊通過媒體曝光,一邊向市區兩級環保部門舉報。在事實面前,環保部門表示立即督辦企業整改,幾個月后,該公司已做到達標排放。

    后來,環保部門到該公司調研,說到這件事時問,你們就那么聽運建立的話嗎?該公司負責人回答:“運阿姨說,你們的父母子女都要喝漢江水,你們向漢江排污,良心過得去嗎?硬是逼著我們投入800多萬元上了治污設施。當時成本增加了20%,可沒想到效率提高了一倍,還收到了國際大公司的訂單。”

    時至今日,雖然運建立身患多種疾病,她仍然奔走在環保一線。十多年來,運建立帶領綠色漢江協會免費舉辦了40多期環境教育培訓班,開展環境教育近1100場次。“要保護好一條河流,僅依靠環保志愿者的力量還遠遠不夠,我們不能天天守在河邊。只有發動河邊的民眾都行動起來,河流保護才有希望。”

    楚天都市報記者潘錫珩

    武漢金銀潭民間湖長 張鋼蘭

    巡湖3年揪出7個排污口 還跟蹤發現一起填湖事件

    今年3月,金銀潭民間湖長張鋼蘭巡湖時發現,一輛工程車正在湖邊洗車,污水直接流進湖里。當時,她就嚴厲進行了制止。

    但回家后,張鋼蘭越想越不對勁,附近并沒有工程施工,怎么會有工程車過來呢?隨后幾天,張鋼蘭留心觀察,果然發現了蹊蹺:有人在填湖!

    張鋼蘭上前喝止,并立即撥打了官方湖長的電話,執法人員迅速到達現場處理。“我當時一個人面對一群男將,也沒有害怕,就覺得保護湖水是我的責任和義務,這是我應該做的。”

    張鋼蘭今年已六十多歲,她從小在漢口武勝路一帶長大,比鄰長江、漢水,2013年搬到東西湖區金銀潭附近后,推開家門就見機場河、東銀湖、府環河、中心溝。

    2016年,張鋼蘭當上金銀潭的民間湖長,巡湖成為她的日常,每次都要花三四個小時,3年來她7次發現排污口。遇到附近村民,她會熱情地打招呼聊家常,不少人和她成了朋友。“所以遇到村民在湖邊種菜,官方湖長會讓我先去做工作。”她笑著說。

    家人曾經也不理解,問張鋼蘭為什么要把大量時間花在巡湖上,又不賺一分錢。但看她樂在其中,慢慢地也就接受了,有時老伴還陪她一起在湖邊散步。“我對水有著很深的感情,只要走得動,一定會把這份工作堅持下去。”

    楚天都市報記者周丹

    東荊河武漢段民間河長 葉明

    參巡的河湖從蔡甸到新洲 在葦叢中發現漁船和快艇

    本月初,葉明率領巡湖小分隊,小心翼翼地把車開到了蔡甸區沉湖和張家大湖分界處,對湖區的湖岸線進行了一次完整的巡查。

    沉湖一邊是浩淼水面,張家大湖則是蓮葉接天。這次巡查,主要是關注湖區違規現象的整改等。“因為收到多個來源的反饋,在沉湖濕地保護區的核心區,發現大量的盜捕亂捕行為。”

    在數公里的湖岸沿線,小分隊發現十余名釣魚人員,近百個地籠,二十多條堤邊小船。通過望遠鏡和無人機,發現在湖泊中心的葦叢和芡實叢里,還有漁船藏匿,甚至還有一條小快艇。“這些都是用來捕魚的!當前正是鳥類繁殖的高峰期,這樣頻繁的人類活動,對湖區鳥類必然造成嚴重干擾甚至傷害。”葉明說。他們將問題反饋給沉湖濕地(保護區)管理局,三天后,保護區方面就進行了打擊。

    葉明是東荊河民間河長,但實際上參與保護的河湖遠不止這一處。8月,記者曾和他一起頂著炙熱的陽光,驅車來到新洲倒水河長江入口,參與巡河。他說,巡湖巡河除了發現違規違法行為,更主要的是和附近的居民建立起聯系,將其發展成為志愿者。

    楚天都市報記者潘錫珩 實習生周雅倩 彭紫胭

    通城縣雋水河、秀水河民間河長 孔慶平

    曾經從河中撈起棉被死豬 如今垃圾量只有原來一成

    一手拿著鐵鉗,一手拿著蛇皮袋,沿著通城縣雋水河、秀水河邊撿垃圾——這是49歲的民間河長孔慶平帶領“小紅帽”殘疾志愿者每周六天的必修課,已三載有余。“每天巡兩河四岸,大約十幾公里,分幾個小組負責,從早晨8點到10點半。”孔慶平說。

    近日,孔慶平帶著殘疾志愿者清理河道內的雜草時,用鐵鍬一路將其斬斷。“若不斬斷,以后河水變深了,它們又成了漂浮的雜草垃圾。”

    三年來,“小紅帽”巡河解決了哪些問題?孔慶平說:“最初分兩路,一路劃船在河上清理漂浮垃圾,一路拿著鐵鉗清理岸邊的垃圾。三年來打撈了12床棉被,還有死豬。不僅是清除看得見的垃圾,一些沿河的單位或企業偷排污水的,我們及時通報執法部門予以查處。”

    除了巡查問題,孔慶平還和殘疾志愿者們一起到居民家中,宣傳環保知識。“以前滿眼垃圾,如今兩河都顯露雋秀本色了。”孔慶平說,原來每人每天要撿滿滿一蛇皮袋的垃圾,如今垃圾量只有以前的1/10。他謙虛地說,主要是居民素質在不斷提高,大家都在愛護環境,所以兩河生態越來越好。

    楚天都市報記者陳希

    一批重要河湖水質30年最好

    河湖長到,河湖長清,在湖北,河湖長履職已經成為常態。

    據介紹,我省各級河湖長每年巡河巡湖100余萬人次,調度、帶動近200萬人參與河湖管護,一大批涉河涉湖突出問題得以解決,河湖生態穩定向好。

    其中,南水北調中線水源丹江口水庫水質持續穩定在Ⅰ-Ⅱ類,長江及其他河湖岸線整治一新,國考斷面水質優良比例提升到86%,高于全國平均15個百分點。通順河、東湖等一大批重要河湖水質,達近30年來最好水平。

    在武漢,全市官方河湖長、民間河湖長、數據河湖長“三長”高效聯動,實現河湖有序有效治理。記者從武漢市河長辦了解到,在招募第一批“民間河湖長”時,由于東湖等幾個河湖應征者云集,不得不通過現場演說競選的模式進行選拔。往來的市民停下腳步觀看,不知不覺也上了一堂生態環保課。

    全面推行河湖長制以來,武漢市不斷加強對民間河湖志愿服務活動的支持和鼓勵。目前,市、區、街(鄉鎮)三級民間河湖長達到1145名,各種愛河護湖志愿者隊伍規模突破5000人。

    楚天都市報記者潘錫珩 通訊員李亮廖 宇智

    打印收藏關閉我要糾錯
    相關信息
    午夜影院试演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