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首頁 > 水利新聞 > 圖說·深度

    奔走鄂北的廣彥老師

    (徐蕾)廣彥老師又跑工地去了,背著分量不輕的攝影包,匆忙的身影消失人海中。

    2015年10月,全長269.67公里的鄂北水資源配置工程正式開工。李廣彥接到工作邀約后興沖沖地趕來,甘當工程宣傳急先鋒,為這個惠及500萬人口的重大民生工程鼓與呼。

    曾在冶金地質行業工作的李廣彥練就了特別能吃苦的品格。轉戰水利行業20多年間,他為家鄉宜都乃至湖北水利事業發展做了大量宣傳工作,他一手拿筆,一手端相機,深入工程建設一線,采訪撰寫了大量有深度和影響力的新聞紀實作品和人物通訊,連年被《中國水利報》評為先進特約記者,榮獲“全國水利宣傳工作先進個人”等榮譽,大家習慣地尊稱他“廣彥老師”。

    廣彥老師雖半百有余卻精力充沛,“我第一次來到工地,就被宏大的工程場面震撼,對建設者們肅然起敬,總覺得有寫不完的人和事等著我一件件去完成。”他每天風塵仆仆,或奔跑在工地,或埋頭于電腦前,時間久了,全線幾十家參建單位幾乎都知道他的名字,連農名工都認得“那個背相機、拿著小本子、跑得最快的就是廣彥老師”。廣彥老師身患高血壓,伴有恐高癥,但這擋不住他的腳步,只要到工地,常常是不怕風大爬渡槽,不顧泥濘鉆隧洞,不怕躁音上臺車,不怕坡滑下渠底,不怕懸暈攀航車,盛夏不怕炙烤,寒冬不懼風雪,透過他的鏡頭,我們看到了清晨第一縷陽光給渡槽染上耀眼的金光,我們看到工人和機器齊頭并進向深處掘進,我們看到PCCP管被吊車運到槽底一節節地對接,我們看到一段段明渠通向遠方......

    從建管部到各標段工地,遠的近百公里,近的也十幾公里,坐車回少一趟耗費很多時間,有時他干脆不去旅店直接住進工地板房,和工人們一起吃大鍋飯,跟農民工兄弟聊天,經常夜晚還在采訪找素材,在他看來,這樣可以及時掌握重要節點工程施工情況,近距離接觸了解底層工人狀況。就這樣,一個個鮮活人物躍然紙上,一篇篇現場新聞趁熱出爐,他筆下有辛苦一輩子的“老水利”,也有子承父業的“水二代”;有剛走出校園的大學生,也有吃苦耐勞的農民工;有分居兩地至今依然“丁克”的夫妻,也有穿梭工地沒時間戀愛成家的大男剩女;有撲在工地不能照顧父母的“不孝子”,也有轉戰在外照顧不了孩子的“狠心”父母;有每天早出晚歸的汽車司機,也有在隧洞里揮汗如雨的風槍手……鄂北建設者不畏艱難、無私奉獻的形象在他筆下豐盈起來。

    2017年,他完成了鄂北調水工程首部文學作品集《首戰有我》,72篇人物散文、百余名建設者形象生動活潑地展現人們面前,詮釋著“奉獻、務實、創新、卓越”的鄂北精神。我從這本書里看見,一個施工隊長每天跑工區,餐具就放工程車上,走哪吃到哪兒,晚上住板房。一位新郎妻子有孕在身,因為工地一時離不開,等回家后孩子已經出生。一位常年在外搞工程的項目經理跑遍半個中國,卻沒有時間逛旅游景區,偶爾回老家休假心卻掛念工地。一位年輕母親說:“最想見孩子,最怕說再見,不忍聽見孩子撕心裂肺的哭聲,每次都是趁孩子熟睡悄悄離家回工地,剛培養兩天感情,又在多日的思念中煎熬。”有位女監理工程師父親病重她盡孝不夠,父親去逝后她便租房把母親接到工地以彌補虧欠。有位工程師退休后主動到工地監督質量,去年患了癌癥后首先考慮的不是治病,而是擔心看不見工程通水抱憾終生,滿腔出師未捷身先死的悲壯。有位黨員干部冒著生命危險搶救保護工程設施,事后只說了句“國家工程沒有受損失,就是對我最大的獎勵”。年冬風雪急,各參建單位像愛護自家財產一樣愛護工程,有的燒開水給混凝土增溫,有的用毛毯棉被為工程設備保暖,有的把蜂窩煤爐抬到暗涵里日夜守候。我們從廣彥老師的文字里汲取力量和能量,被這個群體感動,為自己成為其中的一員而自豪。

    為了繪就這幅鄂北工程建設群英圖,廣彥老師甚至節假日也不休息,幾乎每年春節期間都會跑工地,有時臘月三十在家吃完團年飯就去工地,有時在工地過年后再與家人團年,“春節年年過,但能在工地和工人們一起過年的機會不多,逢年過節工地是出感人故事的地方,編輯也希望我能及時發新聞稿。”他的這種敬業精神和從他筆端流淌出來的《除夕夜戰記》《團年在工地》《工地湯圓香》《中秋鄂北是我家》文章,一次一次地溫暖鄂北人的心。2016年12月16日,那天是周五,孟樓渡槽第一榀渡槽吊裝,此時廣彥老師的父親因腦溢血在醫院重癥監護室,如果回去,將錯過這個重要節點工程的情景記錄,他強忍痛苦留在工地,直到渡槽吊裝完畢才匆忙趕回家,到家后熬夜寫完新聞報道,次晨趕到醫院。“爸,我回來了”,聽見兒子的聲音,昏迷中的父親流下生前最后兩行眼淚,十幾個小時后,老人去世了,為宣傳水利事業沒有照顧好父親,成了廣彥老師終生的隱痛。

    三年多來,廣彥老師在《中國水利報》《湖北日報》《人民長江報》《水與中國》《政策》、新華網、中國水利網、湖北省政府網、湖北省機關黨建網、荊楚網等媒體發表新聞消息和通訊作品300多篇,部分報告文學及散文、詩歌獲獎。拍攝了大量工程建設紀實攝影作品,其中《鄂北工程組照十八幅》入展中國水利攝影年展,《車輪滾滾為送水》獲中國水利報社攝影賽二等獎,《搶抓工期戰暴雨》獲全省抗洪救災攝影三等獎,《工地夫妻炊事員》獲第24屆湖北職工攝影作品大賽二等獎,另有多幅攝影作品入集并獲獎,充分展示了鄂北工程形象。

    期間廣彥老師只身一人生活在武漢,前后搬過五次家,我有幸與他做過一年的鄰居,但很少打過照面。不跑工地時他常常清晨五六點鈡就去辦公室,很晚離開辦公樓,省水利廳門衛都熟悉他的面孔。一天晚上雷雨交加,十點多停電,我給李老師送蠟燭,敲門無應,打電話詢問方知他還在辦公室寫報道。每個深邃夜晚,廣彥老師都是這樣不停地伏案工作,筆下的文字化成一顆顆星星匯聚成一條璀璨的銀河,妝點著鄂北人的調水夢,而他卻從沒想過自己的高血壓病更需要休息,總叮囑我們年輕人要注意身體別熬夜。

    廣彥老師黨齡30余年,不忘初心是他奉獻鄂北的精神動力,強烈的使命感讓他不知疲倦地奔走鄂北大地。“記錄今天,告知未來,宣傳工程建設者,傳遞社會正能量,是我應盡的職責和不變的追求!”他仿佛是個不知老之將至的追夢人,暢想著美好未來。我想,待工程竣工后,荊楚大地“北旱南澇”難題破解,沿線群眾用上清潔衛生的丹江水,廣彥老師也會像一滴晶瑩剔透的清泉,歡悅地奔騰在時代長河中,繼續為鄂北工程錦上添花,增磚添瓦。

    打印收藏關閉我要糾錯
    相關信息
    午夜影院试演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