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首頁 > 專題集錦 > 調查研究

    史話襄陽白起渠

    摘要:白起渠,這個具有近2300年歷史的偉大古代水利工程,見證了曾經“問鼎中原飲馬黃河”強大楚國的覆滅,記錄了荊楚農耕文明的發展歷程,親歷了白起渠灌區的滄桑巨變荊楚大地上譜寫了荊楚兒女改造自然光輝燦爛的壯麗

    關鍵詞:白起渠;長渠;水文化;水利工程;世界灌溉工程遺產;襄陽市

    提起我國古代偉大的水利工程,人們自然而然就想到了四川都江堰。其實,湖北襄陽的白起渠被譽為世界水利文化的鼻祖都江堰早23年呢!

    白起渠,位于鄂西北,西起襄陽市南漳縣武安鎮謝家臺,東至宜城市鄭集鎮赤湖村,總長49.25公里,又稱“百里長渠”、“長渠”、“藎忱渠”。

    白起渠,這個具有近2300年歷史的偉大古代水利工程,見證了曾經“問鼎中原飲馬黃河”強大楚國的覆滅,記錄了荊楚農耕文明的發展歷程,親歷了白起渠灌區的滄桑巨變荊楚大地上譜寫了荊楚兒女改造自然光輝燦爛的壯麗

    一、白起渠積累沉淀了厚重的歷史文化

    白起渠始建于公元前279年,四川都江堰早23年比關中地區的鄭國渠早33年,是中國現存歷史最悠久的引水工程。1988年9月,中國水利電力出版社編輯出版的《中國水利之最》,稱其為“全國最早的灌溉渠”。

    白起渠,起初是出于軍事目的而開鑿的。公元前279年,為實施秦國大將軍司馬錯的“得楚,則天下并矣”的戰略主張,名將白起在攻打楚國的鄢城(現在的宜城)。鄢城固若金湯,久攻不下,白起遂采取“水攻法”,在鄢城上游筑壩蓄水、鑿渠引水,大水灌沖楚鄢城,鄢城不戰自破。白起因功勛卓著,被封為“武安君”,封地就是現在的南漳縣武安鎮。戰事結束之后,白起或出于償債情結,或出于改善自己封地農田灌溉條件,率眾興修水利,不但修筑了“武安堰”,還把開鑿的戰渠改造治理成了灌溉渠。白起蜿蜒數十公里長,所灌之處都成了“膏良肥美”之地,從中受益的百姓感念白起興修水利的功德,為“白起渠”。

    為什么白起渠沒有都江堰、靈渠等古代水利工程有那么高的知名度呢?最主要因為白起渠是利用軍事工程的農田灌溉設施,是“戰渠”演變為“灌渠”,“軍轉民”工程;都江堰則不同了,它是公元前256年蜀郡守李冰組織修建的具有防洪、灌溉、航運綜合功能的純粹意義上的水利工程

    關于白起渠,在現存的古籍記載中,最早見于《元和郡縣圖志》,在襄州義清縣(古義清縣在襄陽城西南50多里,今襄城區、南漳縣、宜城市交界地帶)條下記述:“長渠在縣南二十六里,派引蠻水。昔秦使白起攻楚,引西山谷水兩道,爭灌鄢城。”從該文獻的記載可知白起渠的淵源。此后,北魏地理學家酈道元所撰《水經注》、北宋時曾任襄州州官的曾鞏所著《襄州宜城縣長渠記》和明末清初的歷史地理學家顧祖禹所寫《讀史方輿記要》均有類似記述。

    可以說,白起渠初始因戰而鑿,卻為后人提供了寶貴的灌溉水利工程,造就了襄宜平原的千里沃野。

    二、白起渠首創了“陂渠串聯”的水利灌溉方式

    漫長歷史長河中,勞動人民積累了豐富的開發、利用白起渠的成功經驗。古襄陽白起渠“陂渠串聯”的灌區水利灌溉方式,是荊楚人民改造自然、發揮效益的智慧結晶。

    古謂“陂渠串聯”,是將渠道與堰塘串聯起來,堰塘平時蓄儲水源,農田需要灌溉之時堰塘蓄集的水通過渠道流入農田,這樣可以“以豐補歉”,對水資源在地區分布和時間分配上很好地加以調節,增大了水資源的利用程度,起到增加灌溉面積和提高灌溉效率的作用充分發揮了灌區灌溉的最大效益。

    酈道元在《水經注》中記述:“昔白起攻楚,引西山長谷水,即是水也……后人因其渠流以結陂田。城西陂謂之新陂,覆地數十頃。西北又為土門陂。從平路渠以北,木欄橋以南,西極土門山,東跨大道,水流周通。”這是中國水利史上首次關于“陂渠串聯”這一水利工程形式的記載。據史料記載,北魏時白起已發展成為灌田三千頃的大灌區,由此可見北魏以前白起灌區陂串聯的規模了。

    《大元一統志》明確記載了“起水門四十六,通舊陂四十有九”,即指白起渠灌區有49口堰塘與渠道互通相聯,常年蓄水,忙時灌田

    1979年8月水利電力出版社出版的《中國水利史稿》對“陂渠串聯”的作用高度肯定:“我國華北多平原,灌溉工程多為引河水的渠系工程。南方多山區丘陵,多為陂塘蓄水工程,二者之間的中間形式是陂渠串聯(長藤結瓜),它出現在南北之中的淮流域。陂渠串聯的水利形式就是把大大小小的陂塘用渠道聯通,從而把分散的陂塘水源集中起來,統籌使用。因此,它可以根據各時期灌溉用水量的不同,開放一個或幾個陂塘,供給整個灌區使用,從而提高了灌溉保證率。戰國末期,在湖北襄陽地區建成的白起渠,就是這種陂渠串聯的水利形式”。

    三、白起書寫了一部治水發展史

    唐代的梁崇義主持整修治理白起渠,是目前有史記載整治白起渠最早的人物。他任山南東道節度使駐守襄陽時,主持治理白起渠,并在武安鎮武安堰旁修建白馬廟,供奉白起塑像。元代何文淵著《重修武安、靈溪二堰記》中稱:“唐大歷四年已酉,節度使梁崇義尚修之,乃建祠宇”。詩人胡曾以其首次整治功德無量,賦詩高度評價“武安南伐勒齊兵,疏鑿功將夏禹并。誰謂長渠長載后,蠻流猶入在宜城。”

    宋代多次對白起渠維修整治,北宋有2次,南宋達3次。北宋第一次是在宋至和二年(1055年),襄州宜城縣令孫永(字曼叔),對年久淤塞的白起渠進行疏治。宋熙寧六年(1073年),“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鞏新任襄州州官(知州)就巡視白起渠灌區,有感于“使并渠之民足食而甘飲,其余粟散于四方”,遂為孫永主持修治白起渠一事補寫了《襄州宜城縣長渠記》《元豐類稿》卷一九。《襄州宜城縣長渠記》記述理渠之壞塞,而去其淺隘,遂完故碣,使還渠中。自二月丙午始作,三月未而畢。田之受渠水者皆復其舊”,這次整治白起渠成效斐然,用時一個多月就恢復了灌區的灌溉效益。孫永還制定了一整套完善的蓄水、放水、用水的管理制度,“曼叔又與民約束,時其蓄泄,而止其侵爭,民皆以為宜也這種管水制度減少了水事糾紛,深得老百姓的擁護。孫永調任開封府知府后,依然惦記著白起渠。宋熙寧六年(1073年)曾鞏路過開封,孫永向其詢問白起渠狀況、是否沿用他制定的管理制度。曾鞏回:“民皆以為賢使之約束,相與崇之,傳數十年如其初也”,孫永聽后釋然一笑。宋熙寧十一年(1078年)孫永由開封遷調汝陽,上任前又寫信給宜城縣令“是知大旱而長渠之田無害也,是其山川民這害者,皆為州者之任”,提示宜城縣令,牢記農田灌溉與防治水患,是地方官員的職責。

    北宋第二次是英宗治平三年(公元1066年),襄州宜城縣令朱主持復修白起渠,并將木渠與白起渠相連,形成一個完整的灌溉系統,“溉田六千余頃”鄭獬《鄖溪集》),折合今42萬畝,效益凸現。這次整治有兩個特點:第一,發動群眾興修水利。據《宋史·河渠書》記載:“不費公家束薪斗粟”。第二,擴大了灌溉效益,不僅渠道兩岸的農田得到灌溉,而且還使修復的木渠沿途同陂塘相連,“通舊陂四十九,渺然相屬,如聯鑒,高蓄下泄”鄭獬《鄖溪集》,發揮了陂塘的調節作用。時任開封知府的湖北同鄉鄭獬(安陸人)慕名前來參觀學習,目睹木渠與白起渠貫通發揮的巨大灌溉效益,賦詩:“木渠遠自西山來,下溉萬頃民間田,誰謂一石泥數斗直是萬頃黃金錢。去年出谷借牛耕,今年買牛車連連。須知人力奪造化,膏雨不如山下泉。雷公不用苦震怒,且放乖龍閑處眠。安得木渠通萬里,坐令四海成豐年”鄭獬《鄖溪集》卷二六當年在朝任參知政事的大文豪歐陽修也賦詩盛贊朱復修水渠的功績:“因民之利無難為,使民以說民忘疲。樂哉朱君鄣靈堤,導鄢及蠻興眾陂。古渠廢久人莫知,朱君三月而復之。沃土如膏瘠土肥,百里歲歲無兇。鄢蠻之水流不止,襄人思君無時已”。

    “靖康之亂”,北宋淪亡。岳飛收復淪陷的襄陽、鐘祥等6州后,金國罷兵求和,襄宜地區一變而為南宋的北要塞,白起渠和木渠也隨之湮參知政事汪澈督視荊襄,上書宋孝宗請修白起渠。《宋會要稿》載:紹興三十二年(1162年),參知政事督視湖北京西路軍馬言相視襄陽有二渠:一長渠,一木渠,皆古來水利播殖去處。……其間陂池灌浸,脈絡交通,土皆膏腴。自兵火后,悉已堙廢。今且先治長渠,凡筑堰開渠可用二萬工,并合要牛具種糧等,就委兩路運司措置,不令絲毫擾民”。這次復修規模不小,用工2萬個,“費已十余萬”《宋史·食貨志》復修后灌區效益也十分顯著,年收谷75萬斛,2100折合多萬公斤,《宋史·汪澈傳》有載:“孝宗即位,銳意恢復,···澈以參予督軍荊襄。···請因古長渠筑堰,募閑民,汰冗卒雜耕,為度三十八屯,給種與牛,授廬舍,歲可登谷七十余萬斛”。

    南宋以后的兩次規模都比較小一次是孝宗乾道九年(1173年),另一次是淳熙十年(公元1183年)元代對白起有所零星維修,當時尚能灌溉一些農田。到明、清時期,白起渠“日就湮塞”,“蕩然無存”《(同治)宜城縣志》卷一,方域志附考

    抗日戰爭時期,為紀念抗戰名將張自忠將軍,白起渠更名為“藎忱渠”。1939年6月29日,國民黨第33集團軍總司令張自忠(字藎忱)駐防宜城縣,在認真調查了解白起渠的歷史與現狀并廣泛征求民眾意見后,致電湖北省政府代主席兼建設廳長嚴立三,懇求修復白起渠,稱“當地原有長渠一道,蜿蜒七十余里,灌田三十余萬畝。嗣后漸次湮廢,以致水旱更迭、災害頻仍。若加修浚,歲可增產糧食百萬石左右。值此抗戰期間,增加生產實為扼要,擬請轉電興修,俾國計民生同受其利”。次日(6月30日),嚴立三回電表示同意,同時將張自忠電文轉發告五區(襄陽)專署及南漳、宜城兩地,要求“飭即酌辦!”。但因當時宜城、南漳兩縣意見不一致,張將軍忙于軍務,無暇過問修渠一事,白起渠修復一度被擱淺。1940年5月16日,民族英雄張自忠將軍在宜城縣南瓜店壯烈殉國,舉國哀痛。2年后(1942年),湖北省建設廳長、民政廳長、財政廳長、鄂北行署主任等召開專門會議,專題研究論證白起渠復修事宜,會議認為白起渠整修有利無害,決定當年11月開工建設。為緬懷為國捐軀的張自忠將軍,圓他復修白起渠的夢,湖北省政府把白起渠命名為“藎忱渠”。后因日軍侵擾鄂西北,白起渠復修工程被迫停工。抗戰結束后,因經費無著,1947年7月底尚未完全復工的白起渠疏挖工程全線停工。

    四、白起渠迸發出了科學發展的強勁活力

    新中國成立后,在中國共產黨和人民政府的重視和支持下,古白起渠迎來了春天。白起渠是新中國成立后湖北省修復的第一個大型灌溉工程。1952年11月,南漳、宜城兩縣投入勞力4萬多人,白起渠土方工程全線開工,1953年5月1日全部工程竣工并正式通水。為加強工程組織領導,襄陽行政區專員公署專員余益庵兼任工程建設負責人。

    新中國成立后,白起渠人在古代“陂渠串聯”水利形式的基礎上,發展創造了蓄、引、提相結合的“長藤結瓜”水利灌溉模式,在全國灌區予以推廣白起渠是一條,沿渠與之串通的水庫、堰塘就是一個個。這些包括1座中型水庫3座小(1)型水庫6座小(2)型水庫2161口堰塘。非農田灌溉,攔河壩使河水入渠,渠水入庫、塘;農田灌溉水時,隨時輸水灌溉。做到常流水、地表水全面運用,常年蓄水,不讓水源白白流走浪費,擴大了水源。白起渠灌區的灌溉面積隨著灌溉方式的改進而快速增長,目前灌區面積已達30.3萬畝,是襄陽五大灌區之一,是襄陽乃至湖北省糧棉油的重要產地、發展農業經濟的重點區域之一。

    經過白起渠一代代人的精心管理,白起渠工程屬全湖北省優等工程,灌區一派生機。1964年,湖北省水利廳在白起渠召開“全省灌溉管理工作現場會”,水利廳原廳長劉振岐號召全省425個萬畝以上的灌區“學白起渠,趕白起渠”,辦好灌區。從2000年白起渠被列為全國大型灌區續建配套與節水改造項目起,白起渠維護管理有了穩定的經費保障。

    現今的白起渠人與時俱進,不斷加快改革步伐,按照“以效益為目標,以改革為動力,以建設為基礎,以管理為核心”的要求,開拓創新,奮力推進工程水利向資源水利、傳統水利向現代水利的轉變,走可持續發展“人水和諧”之路,促進各項工作進入了新的歷史發展時期。

    白起治水方面成就突出創造了絢麗多彩的文化,在中國水利發展史上留下了光輝的一頁。現今白起渠人高度重視歷史文化遺產的保護與發展,白起渠首先后經過10次維修和改擴建,白起碑閣亭內保存了大量的碑記以及一些文化名人的題字。2008年白起渠被湖北省政府列為第五批省級文物保護單位2018年度世界灌溉工程遺產國際評審結果于北京時間8月14日上午8時許在加拿大揭曉,位于襄陽市的白起渠(長渠)被成功列入世界灌溉工程遺產名錄,填補了我省世界灌溉工程遺產空白。

    歲月滄桑,白起渠風采依然;展望明天,相信白起渠更加輝煌燦爛!

    參考文獻:

    [1]《中國水利之最》中國水利電力出版社1988.9.

    [2]《中國水利史稿》中國水利電力出版社,1979.8.

    [3]《長渠志》方志出版社,2003.4.

    [4]《大元一統志》,中華書局1966.

    [5](北魏)酈道元《水經注》,華夏出版社,2006.1.

    [6]《元和郡縣圖志》,中華書局出版社,1983.

    [7]《(同治)宜城縣志》卷一

    [8]《宋史·食貨志》

    作者姓名譚天福

    工作單位襄陽市水利局

    技術職稱:高級會計師

    通訊地址襄陽市襄城區濱江路190號

    打印收藏關閉我要糾錯
    相關信息
    午夜影院试演看